徐直军采访实录:华为尽力让用户买到 5G 手机,不造车可能更赚钱

Posted by:  - Posted on:

9 月 23 至 25 日,华为召开全联接 2021 大会。期间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接受媒体采访,回应诸如芯片制裁、是否放弃手机业务、造车等热点话题

华为云、数字能源业务没有上市、剥离、出售计划

(华为云和数字能源公司)没有上市计划,没有剥离计划,也没有出售计划。”徐直军称,我们要打造面向数字世界的黑土地,如果这块土地没了,我们的树种到哪里呢?

他表示,华为云既是一个亏损的业务,又是一个快速增长的业务,我们也清楚有竞争对手历史上亏了多少年,我们亏的年数差不多就行了,但是云业务的增长还是很快的。

众所周知,亚马逊 AWS 从 2006 年正式商用,到 2015 年实现扭亏,历时近 10 年。阿里云成立于 2009 年,可在 2020 年第四季度才首次实现了盈亏平衡,从巨亏到平衡走了约 11 年。

华为尽力让用户买到 5G 手机,车部件部分低端芯片获得美国许可

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华为手机业务正面临很大的挑战,近期发布的 P50、nova9 系列新机都不支持 5G。

徐直军对此表示,华为不会出售、放弃手机业务。希望大家能等几年,我们期望有一天,全球的消费者还能买到华为品牌的 5G 手机。“虽然目标很艰难,至少要有梦想,如果没有梦想,那就没有动力。”

另外,徐直军表示,华为车部件的部分低端芯片已获得美国许可。

希望投资者擦亮眼睛,看清鸿蒙、欧拉概念

9 月 25 日,面向数字基础设施的开源操作系统欧拉(openEuler)全新发布。华为表示,本次欧拉全新升级,同时支持服务器、云计算、边缘计算、嵌入式等各种形态设备的需求。

徐直军称,华为未来打造两个操作系统,一个是鸿蒙操作系统,一个是欧拉操作系统,两者都开源。鸿蒙操作系统的应用场景,就是智能终端、物联网终端和工业终端;欧拉操作系统面向服务器,面向边缘计算,面向云,面向嵌入式设备。

对于炒作鸿蒙、欧拉概念股的现象,徐直军表示,希望投资者把眼睛擦亮一点

“市场上有一段时间把鸿蒙炒的热火朝天,有些公司股价炒到好几倍,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能通过鸿蒙带来收入增长,我搞不明白。”徐直军还表示,只有基于欧拉做发行版的公司才能创造收入,因为发行版可以卖钱,还可以通过服务获取收入。其它那些炒作的公司,不一定能基于欧拉创造收入和价值。

芯片假消息遍地飞

徐直军表示,现在芯片假消息遍地飞,被制裁之后,华为一直靠库存维持生存。

“我们也在努力解决芯片制造问题,但这要靠中国半导体产业链共同努力,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。现在你们看到的跟华为芯片相关的消息,全是假消息,没有一个是真的。”

X86 服务器业务出售?在与潜在投资者接触

在回应出售 X86 服务器业务传闻时,徐直军表示,我们 X86 服务器确实遇到了困难,原因大家都很清楚,我们在与潜在的投资者接触,有明确的消息再告知

IDC 发布的《全球服务器季度跟踪报告》显示,今年第二季度华为营收 37.85 亿元,与去年同期 69.98 亿元的营收相比,同比减少 45.9%。

此前据虎嗅网报道,华为将出售旗下 X86 服务器业务线,潜在买家有苏州国资委、浪潮和新华三服务器企业。

云服务商要坚守不碰数据

对于近期热点的国资云话题,徐直军认为,“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,对政府也好,对企业也好,对各级组织也好,把自己的关键应用和关键数据,放在云服务上,尤其是公有云上,还是觉得不放心的。”

这种情况有三方面的原因,一个是云服务商要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,不断的解决方案,去证明你是安全可信的,值得信赖的。另外云服务提供商要坚守不碰数据,而且要保护好数据,让客户的数据能够安全可信。不管现在是私有云还是什么云,最终通过技术创新和持续投资,中国会统一到三家左右,这是必然的趋势。

不造车可能挣的钱更多

在造车热潮之中,华为为何选择不造车,而是定位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?

徐直军表示,造不造车只是各有各的选择。“余承东想造车,但华为整个高层团队知道在求生存阶段,做什么合适。”

“有几个造车的挣了很多钱?你去看看。不造车说不定挣的钱更多。”徐直军表示,选择对与错也没法衡量,胜者为王败者为寇。越是人人都造车的时候,越要冷静。

此前上汽董事长表示,不接受华为等公司提供的自动驾驶整体解决方案,因为“这就好比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,如此一来,它就成了灵魂,而上汽就成了躯体。对于这样的结果,上汽是不能接受的,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”

对于相关言论,徐直军表示,华为的大脑和灵魂是有限的,不是给所有车厂,要严格选择自动驾驶伙伴

发展云业务是痛苦的转型过程

今年以来,华为对云业务进行了多次组织架构调整。在这背后,徐直军称内部确实一直受煎熬,“传统 IT,服务器、存储,跟华为云到底短期是什么关系,长期是什么关系?”

他表示,所有的传统 IT 公司,就是做传统服务器,做存储的公司,都没有把公有云发展起来,因为传统势力太强大。卖服务器、卖存储的短期收入高,已经通过渠道、伙伴,形成了一套固有的销售方式。

第二,中国政府和企业,确确实实对云的接受有一个过程,他们都建了自己庞大的 IT 部门,习惯于自己掌控,习惯于买服务器,买存储,或者买私有云。华为虽然很清楚趋势是要走向公有云,但是销售人员卖私有云收入来的快,卖公有云收入来的慢。

在华为内部,大家认同未来走向公有云这个方向。但是到底走的多坚决,不同人有不同的观点。现在调整的方案,是把华为云面向云原生的业务全部由华为云自己解决

原想把计算、存储和云放在一起,一起使劲,促进华为云的发展,所以华为成立了云与计算 BG,但是市场上碰到一起就打架。今年我们又做到一点,干脆把云原生的组织全部放到云 BU,我们在公有云这块独立建销售队伍。我们内部转型从卖产品,卖 license,到卖云,是很痛苦的过程。唯一可喜的是华为云活下来了,还在逐步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Leav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